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汽车资讯 历史咨询 大咖名流 财经资讯 社会文化 旅游新闻 科技前沿
香港马会面香港马会免费资料,香港今期挂牌彩图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咨询 >

继柳传志之后又一个倒下的柳氏家族

时间:2022-07-04 16:3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根据一些上市公司姗姗来迟的2021年年报,A股市场许多曾叱咤风云的公司都面临着被退市的命运。

  6月2日,*ST聚龙、*ST当代、*ST邦讯3家公司被深交所终止公司股票上市,近10万股东欲哭无泪。

  其中,*ST聚龙是因为公司2021年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因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被终止上市。

  *ST聚龙曾是A股市场“纸币清分行业第一股”,也是鞍山市最著名的明星企业,被政府寄予厚望。

  创始人柳长庆曾担任国家“863计划”“金融自动化装备集成信息化系统关键技术研究及应用”课题组组长、国家金融安全重点实验室主任、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等职务。

  2013年,《理财周报》发布《3000中国家族财富榜》,柳长庆家族以28.6亿元的财富值成为辽宁首富。

  2017年3月,柳长庆因犯破坏选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辞去聚龙股份董事长一职,接替他职位的是儿子柳永诠。

  因为子承父业,这位出生于1979年的“创二代”曾是胡润富豪榜中最年轻的“70后”。

  不过根据聚龙股份2021年财报,企业实控人依然是柳长庆与妻子周素芹以及儿子柳永诠三人。

  *ST聚龙主要业务包括点验钞机、纸币清分机、纸币杀菌消毒机、清分扎把一体机等产品。所生产的点钞机、纸币清分机等金融设备,不仅拿下国内六成以上的市场份额,还曾远销欧洲各国。

  聚龙股份从一家工业制造企业转型为金融安全智能装备及金融物联网服务企业后,曾有短暂的辉煌时期。

  可惜这高光时刻犹如昙花一现,由于过度依赖子公司,加之投资分散,导致业绩年年下滑。

  与此同时,企业还始终被实控人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违规担保等负面问题缠绕,早已显现退市的风险。

  事实上,聚龙股份所面临的风险不仅仅来自行业转型的压力,更多的是创始人在资本运作上太过“随心所欲”。

  1996年的中国,随着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进一步深化,在私营经济及个体经济促进下,市场竞争机制成型,生产力得到了快速解放和发展。

  尼龙厂的主营是合成纤维材料,原本是许多轻工业项目急需的工业原料,早年供不应求,现在却因生产过剩,变成“皇帝女儿也愁嫁”。

  可柳长庆只能苦笑,厂里账上总共只有13万资金,别说创新了,能把工资足额发放就谢天谢地了。

  此时柳长庆每天琢磨的是,能不能找到一个既省钱又快速的突破口,帮助企业走出困境。

  有一次,柳长庆看见会计从银行取回的工资因为人工捆扎的纸带不结实,拿回单位的钱已散成一堆。

  柳长庆忽然灵机一动,他琢磨银行每天都需要捆扎大叠钞票,但是人工捆扎总归会有瑕疵,不是捆得不结实,就是捆得十分随意,根本无法叠放,既不便于清点,也不好看。

  柳长庆还了解到,当时国内金融系统还沿用着十分原始的“用麻绳系、用千斤顶顶”的捆扎模式。这种方法不仅运输中容易散捆,还有机会让人浑水摸鱼掏出一张。

  柳长庆这个想法并非空想,他知道这个计划不仅简单可行,客户还是不差钱的金融行业。

  说可行,是因为工业尼龙厂里的产品有运输专用的打包带,这种尼龙打包带有专门的打包机,从设备到工作原理,他都门清。

  这是因为柳长庆就任工业尼龙厂厂长之前,曾做过农具厂副厂长、机械厂销售厂长,都是行业内企业。

  更关键的是,柳长庆还上过企业培训班。他清楚记得课上讲过,任何经济危机后,最先恢复元气并蓬勃发展的产业几乎都是金融业。

  好在柳长庆当时还是辽宁科技大学的兼职教师,在科研团队这块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

  在找不到参考产品的情况下,所有人只能在车间,凭着自己想象靠虎钳、锉刀、台钻、万用表一点点琢磨。

  1998年,柳长庆托朋友联系到北京一家银行的行长,对方同意“看一看,再说”。

  北京不仅有客户,更是国家的金融中心。如果能借此得到行内专家的首肯,那效果肯定不一样。

  可在北京接连演示了四天,自动扎把机的失误率一直超过10%,看得银行方面直摇头。

  最后,北京这家银行宣布,再给一次机会,如果失误率还是这么高,那就“下次再合作”。

  所幸第二天验收时,机器总算“争气”,反复操作后的失误率直接降到6%,获得了银行方面的认可。

  但是银行又提出,机器采用与否自己说了还不算,得有行业专家的鉴定意见才行。

  可等开完鉴定会才发现,坏了,企业账上连每人100元的专家咨询费都拿不出。

  无奈之下,柳长庆赶紧跑回家,砸了儿子的储蓄罐,拿着一堆零钱硬币,又补上家里的菜金去银行换了整钱,这才将咨询费拱手送上。

  中午吃饭时,已经身无分文的柳长庆再也付不起餐费。他只能咬牙将自己结婚的手表送到附近一家羊肉馆作抵押,才将饭钱结清。

  因为厂里没有任何研发资金,所有外请工程师都是他厚着脸皮苦苦劝说才加入和坚持下来的。

  1999年,工业尼龙厂这项发明被鞍山市列为重点扶持创新项目,拿到了许多银行的订单。

  应该说,纸币扎把机和后来的全自动捆钞机还没法相比,工作原理简单,故障率也较高。

  可那时鞍山政府太需要一个改革创新的标杆企业,柳长庆也算是乘机捡了个便宜。

  有了政府支持,又有了订单,乐不可支的柳长庆立即带领工厂转型纸币扎把机生产,仅靠着这一项业务,当年便盈利超过百万。

  赚钱后,柳长庆先是给团队发了奖金福利,还给两名核心技术工程师各买了一套房。

  虽说柳长庆自己全家还是住在厂区分的房子,可他深知这个领域还大有潜力可挖,留住技术骨干才能继续搏一把。

  柳长庆心里也很清楚,由于自动扎把机技术简单,在东北这样到处是技术高手的地方,很快就会有人仿制出更便宜的设备。

  事实也是如此,没多久,自动扎把机就引来竞争者的觊觎。这还不算,由于东南亚金融危机影响,银行采购量直线下滑,企业又陷入不上不下的尴尬境地。

  幸好柳长庆早有准备,他带领团队又花了近一年时间研发出全自动捆钞机,总算稳住了厂里的局面。

  这款机器30秒内就能实现“双十字五点”粘接等全自动捆扎过程,彻底结束了几十年的纸币手工扎捆的历史。

  2002年,柳长庆通过研发注意到金融系统已广泛采用纸币清分机和ATM机,但几乎都是进口产品。

  纸币清分机类似今天的验钞机,有大型和小型之分。由于纸币清分机采用机电一体化结构,技术比较先进,当时只有德、日、英、美四个国家有能力生产。

  由于价格昂贵,国内银行只装备了两千多台小型纸币清分机。可如果按照国内四大行以及其他商业银行的网点测算,光清分机市场需求量就超过10万台。

  只是那时一台成本只有数千元到数万元的清分机,国外卖给中国普遍是翻了十倍甚至上百倍,维修费用也高得离谱。

  为此,聚龙公司招募了上百名国内知名大学和公司的博士以及高端技术人才加盟。

  但是小小的一台纸币清分机涉及光、电、影像等几十项复杂的高端技术,全世界仅有德国、美国、英国和日本才造得出来。

  2004年4月,柳长庆领着一批专家来到日本某金融机具生产领域头部企业进行洽谈。

  在日本公司会议室里,日方先是拿来一份全日文的保密协议,表示要合作就得先签。

  这时,日方负责人看气氛有些紧张便立即向上请示。过了一会,他转身拿着一份中文协议回来,用中文说:“不好意思,你们可以例外。”

  等柳长庆提出疑问,日本代表有些不耐烦了,表示就这样的机器,已经足够中国使用了。

  路上,一位懂日语的成员说:“知道吗,我们走的时候,日本人说中国企业根本造不了这么先进的设备,还是得找我们合作。”

  这话彻底激怒了柳长庆,他说:“不靠日本人,我们自己干!反正我们账上还有几千万,就不相信我们自己造不出来!”

  这话调动了所有人情绪,大家都纷纷表示: “不蒸馒头争口气!”“咱自己干!”

  比如迅速辨识出纸币的折角、缺角、脏污、褶皱等细节,最终实现1秒16张纸币的分辨速度,光这一项就牵涉通过图像快速识别、光电、精密设备等多个学科。

  研发需要多个学科人才配合,可那时的鞍山急缺跨学科人才,研究始终因某项技术没标,时断时续。

  不仅如此,纸币清分机还有数千个精密零部件,当时国产零件根本无法保证精确度。打算进口零部件,很多还是禁运产品。

  没办法,聚龙公司只能再单独进口相关的精密加工设备,请来外方工程师,一点点地把精密零件加工出来。

  2006年初,因为纸币清分机项目研发严重超支,不仅企业账上所有资金耗尽,还负债2000多万元。

  团队中的专家知道公司研发已经负债累累后,有人主动不要一分钱报酬,有人主动抵押了自己的房产,将钱交给了柳长庆。

  病情急需做手术,可他害怕自己住院消息让人以为他在躲债,就强忍疼痛把手术期安排到小年,因为“小年连着春节假期,这样就没人知道了”。

  躺在病床上的柳长庆确实有些懊悔,原本满怀信心搞自主研发,可谁知这条路如此难走,而且还将刚有起色的企业再度推向困境。

  柳长庆这股拼命精神感染了整个团队,连外方专家都为其所感动,加快了零部件的研发效率。

  这台具有鉴伪、点钞同时具有清分功能的设备使中国成为继日本、德国之后世界上第三个掌握纸币清分技术的国家。

  原来当时有很多企业也在搞纸币清分机的研发,只是制造出来的产品不仅质量不过关,还给银行工作造成了损失。

  2007年3月,柳长庆为了证明自己的机器质量不比进口的差,带着聚龙纸币清分机走进了欧洲中央银行(ECB)检测中心,这是全世界最权威的金融机具的检测与评估中心。

  在这里,108张特别制作精良的假币被依次送进纸币清分机,聚龙的设备每次都能准确识别,最终成为中国首例通过该项检测的纸币清分机产品。

  同年,在德国汉诺威国际金融展览会上,柳长庆与当年那家日本公司的董事长不期而遇。

  这次展览上,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聚龙纸币清分机拿到了法国银行等多家订单,中国金融机具也从进口转型为出口。

  2010年,凭借多家欧洲金融机构的订单,聚龙纸币清分机终于敲开了国内银行的大门。

  从那时起,聚龙企业不仅扭亏为盈,纸币清分机在国内银行安装总数达到行业第一,将垄断中国市场近十年的日本某金融机具企业清扫出门。

  由于聚龙的入局,国内银行所用的纸币清分机采购价从原先的上百万元,直接降到20万元左右,随后更是降到数万元。

  2013年,欧洲央行开始发行第二套新版欧元,聚龙公司迎来新的机遇。不仅在德国法兰克福建立了全资子公司,还成功将设备打进了大部分欧洲国家。

  柳长庆也没闲着,他带领新的科研团队研发出的 “人民币流通管理系统”通过公安部、国家标准委、人民银行专家鉴定,成为国家新一代现金流通智能化管理方案的主导者。

  2015年,荣升为国内中、农、工、建、交,以及民生、兴业、华夏等十三家商业银行总行供应商的聚龙股份,股价节节攀高。

  百炼成金的聚龙那时已是中国金融设备与金融信息安全领域腾空而起的一条“巨龙”。

  一头扎进资本海洋的柳长庆面对突如其来的市场转型,并没能抓住风口。还由于自己太多“情怀”,导致聚龙股份一蹶不振。

  2015年,就在大家为聚龙股份总市值超过300亿而欢呼时,很少有人关注到聚龙股份当年净利润只有3亿元。

  同一年,继支付宝之后,开通金融支付业务才两年的微信零钱用户,刚好突破3亿。

  那时的传统金融机构还很难想象,随着网络建设,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非现金支付迅速发展将对传统点钞机、ATM机等金融终端设备产生怎样的影响。

  按照早期规划,聚龙股份将以智能终端为主体,提供软件硬件整体解决方案,将整个产业链都融入到企业发展中。

  如果说,按照这样的设想,聚龙股份完全能跟上时代的发展。甚至因为其在业内良好的声誉和背景,成为金融物联网行业的巨头也不是不可能。

  当一位农村妇女哭着将随手采摘的白菜掰开,看见里面满是粉尘时,柳长庆震惊了,实在没想到工业发达的代价却给老百姓生活带来了灾难。

  于是,他下决心利用尾矿垃圾实现环保利用,投入大笔资金开展新型建筑材料研究。

  在他看来尾矿垃圾的原材料是尾矿粉,完全可以在建筑领域循环利用。按照国内每年二十万亿平方米建筑使用量计算,现有的尾矿垃圾足够使用三百年。

  搞环保的同时,柳长庆又盯上了绿色农业,希望不用农药、化肥,只施有机肥就能让粮食增收。

  一声令下,聚龙集团在丹东建起了四千亩水稻田基地,绿色农业项目同时启动。为了实现不打农药的承诺,企业甚至每天都得雇佣几千人进行除草。

  柳长庆的动机和思路是好的,可因为缺乏科学合理规划,又无法将这些投资形成规模效益,“大干快上”的结果就是样样都没成型,最终颗粒无收。

  这些情怀的背后是需要巨额资金支持的,由于聚龙现金流不足,柳长庆便希望通过贷款来实现自己的理想。

  更糟糕的是,在着迷这些环保、农业等领域投资时,聚龙内部对于产品的更新迭代却一直没能跟上。

  当然,面对迅速崛起的互联网金融,聚龙股份也不是完全没有响应。早在2015年便成立了聚龙融创,开启了大数据运营、金融物联网等领域的业务,但收效甚微。

  2022年4月,由于2020和2021年两年间的财务会计报告均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ST聚龙触及退市条件,于4月29日起停牌。

  而就在4月12日,被迫“自查”的*ST聚龙一纸公告,已让股民们群情激昂。

  公告称,自2016年起,聚龙股份为实控人控制的三家企业违规担保。前后近四年时间,这三家企业先后在浙商银行共计办理了59笔贷款,合计28.61亿元。

  不仅如此,在2018年2月27日至2020年12月31日,聚龙股份实控人还通过提现方式累计占用公司资金2.2亿元。

  在资金上闹出如此大的动静,聚龙股份拖到此时通过“自查”才披露上述担保情况,这“玩笑”开大了。

  没有及时披露,恐怕是因为聚龙股份净利润从2017年便出现断崖式下跌,2018年亏了1.33亿元,2021年亏损更高达4.13亿元,为上市后亏损最大的一年。

  上市企业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进行违规担保,不仅是A股市场的顽症,更直接损害了中小股民的合法权益。

  随着最新的*ST聚龙终止上市公告,内部财务问题积重难返,加上柳长庆父子被立案,牵涉的数万股民资金恐怕难以追回。

  但是作为一家上市企业,若不能严格按照市场基本的“游戏规则”行事,仅靠情怀与蛮干,甚至在歧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只能是“鸡飞蛋打”。

  写明星、写八卦,有凭有据;形象正、影子斜,皆由自取,欢迎关注万小刀搜狐号。

  开盘暴跌80%!又一“首富”凉凉,A股加速清理“不死鸟”,中国证券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分隔线----------------------------
汽车资讯 历史咨询 大咖名流 财经资讯 社会文化 旅游新闻 科技前沿 健康新闻 体育新闻 女性生活
Power by DedeCms